余秀华写的算事吗

今日热点2023-09-19 16:51:54

余秀华风吹创作背景

余秀华的最新一首诗《风吹》结尾这几句,在我看来,也许暗示着在席卷她的热潮中,她的自我允诺——余秀华还是余秀华,无论大众喜欢不喜欢,大人先生们首肯不首肯。

仅就诗歌而言,余秀华写得并不好,没有艺术高度。这样的文字确实是容易流行的.。

余秀华诗的几个特点。我认为她的诗中有三个地方需要我们特别注意。一是对生命苦难的阐释。大家都知道她人生的际遇是非常不幸的,很多媒体都拿她的农民出身、脑瘫女人当做看点,但在她的诗中,对生命苦难的阐述是非常节制而冷静的。比如《我养的狗,叫小巫》“他喝醉了酒,他说在北京有一个女人”,“他揪着我的头发,把我往墙上磕的时候”,“对于一个不怕疼的人,他无能为力”。

再就是她潜在欲望的表达。余秀华有很多写得非常好的爱情诗,表达她对爱情的渴望,但我想,这种爱情与其说是男女之情,倒不如说是她渴望得到世界给予善意的潜在欲望。这里的爱是一种泛指,即是残缺的她希求世界给予善意,使她圆满的那么一种情绪。这种情绪是非常自我的,似乎与大众无关,但恰恰是她情绪中最真挚的最投入的真诚感动了大众。

比如《我爱你》“在干净的院子里读你的诗歌/这人间情事/恍惚如突然飞过的麻雀儿/而光阴皎洁/我不适宜肝肠寸断/如果给你寄一本书/我不会寄给你诗歌/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,关于庄稼的/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/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/春天”,非常卑怯而温柔。

第三个就是对自然的生命感悟。她生在农村,有很多贴近自然的东西,比如《风吹》“黄昏里,喇叭花都闭合了。星空的蓝皱褶在一起”“暗红的心幽深,疼痛,但是醒着”“风里絮语很多,都是它热爱过的。”语言就非常纯粹,没有相关体验的人是写不出来的。

在艺术上,她吸收了很多西方现代派的东西,通感,陌生化,叙事,日常生活场景表达等,这些技巧她都非常熟悉并运用自如。前几天和她交流时,我曾听她提起狄兰·托马斯那首著名的《通过绿色茎管催动花朵的力》。西方现代诗歌她也许读得不多,但她把西方诗歌的这些东西用得很好,这应该跟她的才情和悟性有关,说明她确实是一个天才诗人,但也可能正是她阅读量的不足,系统阅读得不够,造成她有些诗在整体性和结构完整性值得商榷,有些诗的经典化程度相对欠缺,诗歌作品之间的水平参差不齐。

余秀华的木桶是什么意思

这木桶,自一开始便不是木桶,而是与木桶有着某种相似性的她。

诗人一开始写这木桶,便有几分夸张,而且夸张得很是神奇与唯美。“唯一能确定的是,她曾经装下了一条河流|水草,几条鱼,几场大风制造的漩涡|还有一条船,和那个妖女昼夜不息的歌声。”诗人笔下的这只木桶,容量以及神奇都远远超越了荷马史诗里的那只木马,

本文标签:

相关推荐

猜你喜欢

大家正在看